深度

中国商人在南非的危险处境:被绑架还是乖乖交保护费,你可以二选一!

在东开普一带,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绑架犯罪非常泛滥,类似的绑架敲诈案件数量极多。

已经有三个国家的外交使节,包括巴基斯坦、孟加拉以及加纳的外交官,均已经呼吁当地警方采取紧急措施予以干预;他们也指出,南非警方对绑架案的响应过于迟缓。

此外,他们也知会南非外交部,希望南非政府能够采取办法。还有一些国家的外交使领馆,也派出工作人员协助警方援助自己的侨民。

一些外交使节甚至指责南非警方:为什么在应对绑架案的时候,不使用类似电话追踪等等先进的技术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在东开普有超过150人遭到绑架,其中六人被杀害,这些受害者当中包括来自南非、埃塞俄比亚、加纳、中国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以及印度的老板们。

南非警方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东伦敦附近,类似的绑架案数量最多。

种种迹象显示,这些绑匪是和警方有合作的;他们威胁这些小老板们,如果他们不支付保护费,就会绑架他们;保护费是每月支付的,而一旦遭到绑架,绑匪勒索的赎金往往从100万到500万兰特不等。按照警方的统计数据,受害人的亲友已经支付了总计5000多万兰特的赎金。

南非政府也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,包括部署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对绑架团伙展开调查;但是人们很快得知,因为东开普地区的警方拒绝与中央派下来的警察进行合作,两周前,来自南非中央警局的调查组成员已经不得不返回比勒陀利亚;省警方甚至不愿意将一些重要的调查案件交给中央警方。

一位警方的内部人士表示,实际上所有被杀的全是外国人,其中包括一名加纳人、两名孟加拉人、两名埃塞俄比亚人以及一名巴基斯坦人。他还指出,这些人之所以遭到绑架,就是因为不愿意缴纳保护费。实际上他们的亲友在他们遭到绑架后也缴纳了赎金,但是他们仍然遭到杀害。而且保护费的费用可不低,去年保护费达到25万兰特,而今年上升到了50万兰特,如果你交不起,等待着你的就有可能是绑架或者杀戮。

因为无法忍受这些绑匪的大额敲诈,今年早些时候,一些店主聚集在一起并达成共识,不再对敲诈的歹徒低头,然而歹徒随后就警告这些店主,他们这样的反抗是会遭到严重后果的。今年4月份,在一天当中有三名店主遭到绑架。而且更为让人怀疑的是,只要受害人的家属报警,他们很快就会接到来自绑匪的电话;绑匪会明确的告诉他们,知道这些受害人家人所做的一切,很显然他们在警方内部有内鬼。因为他们甚至知道受害人家人用的报警电话号码,这种信息应该只有警方知道才对。

绑匪在勒索赎金的时候显得非常肆无忌惮,他们根本就是采用同一部电话来回拨打勒索赎金,他们甚至不愿意使用其他一些网络社交平台。理论上来讲,如果绑匪使用网络社交平台,警方追踪起来会麻烦一点,但是看起来绑匪根本不需要给警方制造麻烦,因为警察实际上是他们的同伙。而中央警局的调查人员也发现,在很多绑架案件中确实存在着警匪勾结的问题。一些关押被绑架人质的房屋,就是用当地高级警官或者他们家人的名义租下来的。中央调查警员收集了一些证据,但是因为缺乏明确的实证支持,这些证据也很难发挥作用。

巴基斯坦驻南非的副大使明确表示,现在南非的安全状况令人非常担忧,东开普的情况尤其糟糕。他表示,已经就此事和南非外交部进行过多次沟通;去年和今年他都先后前往东开普,尤其是东伦敦附近。从1月份至今有大约60名巴基斯坦商人在这里遭到绑架,情况变得比去年更糟糕。虽然飞鹰组承诺会严厉打击这种犯罪现象,但到目前为止,人们并没有见到实际的成效。

一家当地公司的小老板说,现在只要在这里做生意的,人人都会成为绑匪的敲诈对象,保护费上涨到了每个月50万兰特,一些人根本承受不起。在过去的三个月,他所知的,在东伦敦就有22名商人遭到绑架,而且绑匪不仅仅针对外国人,南非人也开始成为他们绑架的对象;如果有人胆敢说出来,就有可能面临死亡威胁。

一名巴基斯坦商人本人就遭到过绑架,他表示,犯罪团伙显然和警方勾结。而且犯罪团伙说的非常明确,如果不交保护费,一周之内就会遭到绑架;就算商人自己能够逃开,也会绑架商人的妻子或者孩子。之前犯罪团伙还是主要瞄准外籍人士,现在他们连南非人也不放过。

不过也有人认为:犯罪分子实际上是随机绑架,在有些案件当中,他们之所以绑走了南非人,可能是错把这些南非人当成了外籍人士。

与此同时,在西开普,绑架已经变成了一种产业链条,这其中包括杀手、警察、匪徒等等,西开普俨然已经成了全南非绑架案件数量最多的地方。

调查向人们显示,现在绑架已经不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犯罪,而是变成了一种产业。

其中的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指控在4月20日、在Macassar地区绑架了两名中国人。此人在出庭受审之后,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保释申请;还有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指控绑架了两名泰国餐馆的老板。除此之外,被他们绑架的还包括孟加拉人等等。调查显示,无论是飞虎队还是省警方侦探部门的警察,都可能存在着和他们的勾结现象。

去年在逮捕两名绑匪的同时,警方就逮捕了五名涉嫌和他们勾结在一起的警察;而调查显示,这种勾结现象绝不仅限于这五名警察;在西开普警队内部,存在着严重的警匪勾结现象。

虽然一度被人们认为是南非治安较好的省份,但实际上,从2021年开始,西开普就成为南非绑架案件数量最多的省份。

在这里,有一种被他们称为“快递绑架”案的作案方式,歹徒一般会选择在周四或者周五绑架受害人,随后会在案发当天或者第二天就向受害人的亲友打去勒索电话,如今起步价是100万左右。但是经过谈判,往往可以把赎金降到20万甚至5,000兰特。在此之前,还有一名中国籍女商人遭到过这类手法的犯罪分子的绑架。在其中一起案件的调查中,有六名飞虎队的警察因为与绑匪勾结而遭到逮捕。在有的案件当中,绑匪声称自己是警察;驾驶着没有警方标志的车辆,这也让人真伪难辨。

调查还显示,有四名涉嫌非法鲍鱼行业的中国人遭到绑架,很显然犯罪分子事先获得了警方的情报,得知这些中国人与非法鲍鱼行业有关,这样他们才能够选择比较富有的目标。

警方在Khayelitsha贫民窟里,摧毁了一个绑架犯罪团伙,在2022年的前八个月,他们一共绑架了34名受害人,其中30名男子、四名女子。这其中就包括五名中国人。这些绑架犯罪团伙立足于南非当地,和国际性质的绑架犯罪团伙不一样——后者主要瞄准比较富有的穆斯林或者印度商人;而南非本地的绑架团伙则非常的“不挑食”,他们勒索的赎金,有的时候只有5000兰特。

不仅仅是南非警方,南非的其他一些政府部门也存在着与犯罪分子合作的倾向;一名巴基斯坦绑架团伙的主谋,就被认为通过内政部的非法关系进入南非。

Leave a comment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Articles